最为盛大的庆典巡游(Platinum Jubilee Pageant)在这天展开,它结合了街头艺术、戏剧、音乐、嘉年华等活动,旨在庆祝女王在位期间的奉献。

英国人期待,庆典巡游后能看到女王出现在白金汉宫阳台,以此作为这个美妙假期的开心收尾。他们最终没有失望——伊丽莎白二世率领查尔斯王子夫妇和威廉王子一家登上阳台。民众聚集在白金汉宫外,不断欢呼,和王室成员一同唱着《天佑女王》。

伊丽莎白二世发声明表示感谢,对人们的支持 深感谦卑且深为感动 。她说,庆典期间所展示出来的善意、欢乐与亲情让她备受鼓舞,希望这种新的团结感能够 在未来的很多年里持续体现 。她也呼应了登基时许下的承诺,表示将在家人的支持下继续承担作为英国君主的职责。

虽然当天伦敦秉承了其坏天气 传统 ,天空很是阴沉,但没影响人们的兴致。不少人早早穿上雨衣,聚集在白金汉宫附近,等待下午的巡游。伊丽莎白二世加冕时所乘坐的马车也再度现身,只不过这一次英国君主没有坐在上面,马车窗户上以投影展示女王在 1953 年加冕时的场景。

庆典期间,英国各地举行了超过 85000 场午餐会派对,数百万英国人在街头参与午宴,或进行野餐和烧烤。女王居住的温莎城堡外,更有 488 张桌子组成了长达 2.6 英里的 长桌 ,人们共同享用盛宴。王室成员们也现身各地,凯特王妃带着三个孩子做了纸杯蛋糕,带去了威尔士卡迪夫的街头庆典。

作为白金禧年庆典主角,96 岁高龄的伊丽莎白二世没能在四天的举国狂欢中频繁露面。

因为行动不便,伊丽莎白二世今年极为罕见地缺席各种公共活动。庆典期间,她没能亲自参与阅兵,而是让查尔斯王储和安妮公主代劳;同样地,她也没出席第二日的感恩仪式,作为赛马的狂热爱好者,她甚至没到现场观摩庆典第三日的赛马会。

但在庆典首日,伊丽莎白二世依然按惯例出现在了白金汉宫的阳台上——她戴着淡蓝色帽子,身着同色外套,看起来精神状态尚佳。在阳台上,她接受了阅兵时的军队敬礼。阅兵后王室成员观看飞行表演时,她再度现身,还与威廉的小儿子路易王子聊天互动。

当晚,伊丽莎白二世坚持在温莎城堡主持了亮灯仪式,这是禧年庆典的惯例。她身穿绿色外套,佩戴着白金禧年特制胸针——这枚胸针由象征英国四地的花卉和铃兰组成,铃兰是女王加冕时的手抱花。

在温莎城堡的庭院中,伊丽莎白二世按下象征英联邦的球形按钮,与此同时,英国以及英联邦国家的 3500 个地点点亮了灯光。

雪莉(Sheryl)、朱莉(Julie)和曼迪(Mandy)是来自威尔士的三姐妹,在人潮拥挤的白金汉宫,她们见到了女王和其他王室成员。

三姐妹告诉 全球报姐 ,她们是 6 月 1 日抵达伦敦的,早早考察过地形,为庆典首日能占到最佳观赏位做好准备。次日早上 8 点半,她们到达了现场。据说,不少人提前一两天就在白金汉宫周围搭起了帐篷。

雪莉之前的工作与皇家铸币厂相关,过去常常参加王室的庆典活动,比如 2016 年女王 90 大寿露天午宴。她们三姐妹还参加过戴安娜王妃的葬礼以及威廉王子的婚礼,一家人对白金汉宫周围很是熟悉。

尽管从威尔士远道而来,三姐妹对伊丽莎白二世的热情不逊于英格兰人。她们对女王充满爱戴之情,将其描述为 坚实的支柱,沉着稳定且体面尊贵,让整个国家得以凝聚 。这番赞美不仅针对女王,在她们看来,其他王室成员也很接地气,善于倾听民意,没什么精英主义作派。

她们这几日的行程满满。6 月 2 日上午观摩完阅兵仪式后,三姐妹晚上再度返回这里,观看 生命之树 点亮仪式,6 月 3 日,她们前往圣保罗大教堂参观感恩仪式,6 月 5 日返回家乡参与当地组织的庆典活动。

6 月 3 日的感恩仪式上,虽然伊丽莎白二世未能现身,但王室成员和许多政要都云集于此。哈里和梅根也出现在仪式上,这是二人退出王室后首次参加公开活动。不过据英媒称,哈里与哥哥威廉位置相隔甚远,二人也没有打招呼或交谈。此外,英国首相鲍里斯 · 约翰逊和另五位前首相都出席了感恩仪式。

对于像雪莉这样的王室忠实粉丝来说,禧年庆典这样的活动永远激动人心。而作为阅兵仪式的参与者,见证重大时刻的参与感更为强烈。

庆典首日,北爱尔兰人戴夫(Dave)在现场负责销售庆典节目表,他是英国陆军爱尔兰卫队的一员,入伍已经 10 年。就在 5 月底,戴夫还参与了阅兵式彩排。

戴夫告诉 全球报姐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女王禧年庆典,有生之年恐怕不会再见到这样的活动了, 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而且今天的庆典非常精彩,再次凝聚了英国人的民族自豪感。

哪怕对王室不甚感冒,身处庆典现场,也很难不被周围的氛围感染。庆典首日,英国人的热情从地铁站就满溢而出,从圣詹姆斯公园站到阅兵仪式的道路上,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人们手持英国国旗和包含女王形象的周边,脸上涂抹米字旗,或是穿戴着有国旗元素的衣服和饰品。

皇家空军表演开始后,飞机列队低低地掠过上空,留下国旗配色的烟雾,人们齐声欢呼,几近盖过飞机的轰鸣。

53 岁的希瑟伍德(Heatherwood)带着一对儿女,飞越了大西洋来到英国。希瑟伍德居住在美国密歇根州的贝城(Bay City),对英国女王一直有着强烈好感。虽然她拄着拐,行动不便,却依然为禧年庆典而来,打算待到 6 月中旬再离开。

她告诉 全球报姐 ,自己打从小时候就很喜欢英国历史,也很喜欢英国女王,她甚至感觉自己生错了国家。 虽然我热爱美国,但总觉得自己属于英国这片土地。

这是希瑟伍德第一次来到英国,当她走出机舱的时刻,整个人按捺不住激动哭了起来, 我感到非常幸福开心 。

澳大利亚人玛丽莎(Marissa)在伦敦居住了将近 20 年,她同样热爱女王和英国王室。虽然生于澳大利亚,玛丽莎的父亲和祖辈们却是英格兰人,这让她 潜移默化 地培养了对王室的热情。

玛丽莎说,伊丽莎白二世就像英国的强力黏合剂,将整个国家团结到一起,在自己的岗位上呕心沥血,让英国传统得以延续,虽然她没有任何政治影响力,但有着独属于个人的软实力 。

直到现在,她还清楚地记得伊丽莎白二世登基 60 周年的钻禧庆典,当年来自全球的 1000 多艘船只沿泰晤士河伦敦段进行了巡游。2012 年的伦敦可谓 双喜临门 ——除了女王的登基周年庆典,还将举办奥运会。玛丽莎向 全球报姐 回忆说,那一年伦敦的气氛特别好,如今想起来都觉得很美好,她虽然没能前往现场,但通过电视收看了庆典盛况。

今年为了参与白金禧年庆典,玛丽莎特地空出了整个假期, 毕竟这是具有历史性的时刻,我此生恐怕不会再见到这样的盛典了 。玛丽莎能到现场参与庆典,让远在澳大利亚的家人无比羡慕。作为英联邦国家的一员,玛丽莎专门强调, 英国女王也是我们澳大利亚的女王 。

6 月 2 日晚,不论是霓虹灯、篝火还是灯塔,所有英联邦国家都为伊丽莎白二世亮起灯光。同其他英联邦国家领导人一道,澳大利亚新任总理阿尔巴尼斯点燃了纪念白金禧年的灯塔,向伊丽莎白二世表示敬意。

这位来自工党的领导人赞美称,伊丽莎白二世在澳大利亚代表着 持久、鼓舞人心的平静和力量 。但同时,他也意有所指地说, 我们两国之前的纽带不再像她统治初期那样,我们是平等的,更重要的是,我们是朋友。

庆典开始前两天,这位新总理刚刚任命了该国首位 共和国事务助理部长 (assistant minister for the republic),加上阿尔巴尼斯本人一直是共和体制的信奉者,这再度点燃了在澳大利亚建立共和制的讨论。

至于加勒比国家,庆祝禧年盛典的氛围更是冷淡,英国王室不再被视为神一样的存在得到推崇,要求英国为奴隶制进行赔偿的呼声日渐高昂,越来越多的国家打算追随加勒比海岛国巴巴多斯——走向共和制,不再让英国君主担任本国元首。

早在今年 3 月,威廉王子夫妇访问牙买加、伯利兹和巴哈马等加勒比国家时,就遭遇过抗议活动。牙买加人要求英国王室为多年前的奴隶贸易罪行道歉,并斥责称,王室成员还生活在 通过犯罪收益得到的金玉满堂的财富里 。

加勒比民众难以共情禧年庆典的狂欢氛围,英国《卫报》援引一名牙买加奴隶制赔偿活动支持者的话称, 女王能给牙买加的最好礼物就是道歉 但这场典礼对君主制的高度宣传反而是在提醒人们不要道歉 。

英国政府一早就承诺,要把这场盛典办成 一代人只有一次 的水准, 将最好的不列颠仪式辉煌和尖端的艺术与科技相结合 。想要实现这个宏大承诺,唯有砸钱。

根据英国政府去年 3 月的财政预算,财政大臣苏纳克为白金禧年庆典拨出的资金是 2800 万英镑。这其中,6 月 5 日的庆典巡游就耗资 1500 万英镑。不过大部分费用并不需要纳税人买单,而是由企业和个人捐助。此外,英国教育部还斥资 1200 万英镑向全国的小学生赠送一本书,内容是一个女孩听曾祖母讲述女王的故事。

相比过去的王室活动,本次政府拨款并不算高昂—— 60 周年的钻禧庆典花了上亿英镑(其中 157 万英镑来自纳税人),威廉与凯特大婚时花了约 3000 万英镑,哈里与梅根的婚礼则用掉了 3200 万英镑。

但 2800 万英镑的款项依然招致批评,毕竟眼下英国经济深受疫情打击,而俄乌战争的影响仍在不断外溢,通胀让生活成本节节攀升——这种时候,有必要花此巨款用于举办一场庆典吗?

在王室支持者看来,政府掏的钱虽说出自民众口袋,却并不白花,禧年庆典同样是入账的好时机。一直以来,王室拥趸都将温莎家族对经济的贡献作为支持立宪君主制的重要论据。

据美国《福布斯》杂志报道,疫情暴发前,王室每年为英国经济贡献了近 18 亿英镑,其中包括为旅游业贡献的 5.5 亿英镑;与此同时,英国纳税人 2019 年为王室支付了 8220 万英镑。

英国政府显然也是这样想的——去年 3 月的预算中,女王的白金禧年庆典支出所属分类为 以投资为主导的复苏 。

英国旅游局预计,禧年周末或将带来高达 12 亿英镑的收入,这大大抵销了花费的金额。零售研究中心认为,消费者在为期四天的假期预计将花费 4.08 亿英镑,其中 2.815 亿英镑用于购买纪念品和礼品等。

这场盛典对于游客的吸引力也很可观,就像来自美国的希瑟伍德母女,从威尔士赶来的雪莉三姐妹,此次禧年庆典大约能吸引 260 万国内外的游客驻足伦敦。他们的消费对于当地的零售、餐饮、酒店和旅游业而言,积极效应毋庸置疑。

经济回报固然可喜,但在君主立宪制受到拥护的英国,女王禧年庆典的意义远超于此。这不仅是有生之年难以再见的历史,也如雪莉三姐妹所坚信的,这场活动是为所有人而办,女王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一切, 是坚实的支柱,能让整个国家得以凝聚 。

作者 bet36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