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翁得利的伍德鲁·威尔逊,是弗吉尼亚人。出身于一个牧师家庭,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又入约翰·霍布金斯大学得法学博士学位。最后在普林斯顿大学执教,并在执教八年之后被提升为校长。

美国有几家所谓的名牌大学,如哈佛、哥伦比亚、麻省理工学院等等,普林斯顿也是其中之一。名牌大学往往集中了有名的教授和学者,为什么呢。进普林斯顿念书的学生竟有带书童的,不过他与中国古代的书童稍有不同,他的任务不是替少爷磨墨,而是为少爷养马,所以该叫做马童。其时还没有小汽车,少爷公子上学往往骑马,既有马,就得有人照料,所以就有马童。

又有马,又有马童,怎么办呢?普林斯顿学生就组织了俱乐部。所谓俱乐部,乃是一个个的膳宿集团。富家子弟当然就霸占了最华丽的私人宿舍(美国大学一般不提供学生宿舍)。因此在学生间自然形成了两个阶层,一个是住得好、吃得好、有马骑的富学生;一个是一般的学生。

威尔逊平日就看不惯这种现象,他当了校长之后,决心进行改革。他倡议学校建立学生宿舍和学生食堂,在学校中培养平等精神。他把《独立宣言》作为理论根据,指出所有的人都是生来平等的,如果在学校中就人为地把学生分成两个不同的社会,那就意味着美国整个教育制度的失败。

威尔逊的倡议立即引起了有钱的家长们的反对,他们说:“我们花钱上学校并不是为了让我们的孩子跟穷小子坐到一条板凳上去吃饭的。”更有人直截了当地威胁说:“如果你们要搞这一套,我们将停止捐款。”威尔逊也反击说:“只要我是校长,我就要行使校长的权力,我的权力不是来自金钱,而是来自校董会的委任。”可是校董会的董事长、前总统克利夫兰不支持威尔逊,校董会否决了威尔逊的倡议。

不久,威尔逊又抓到另外一个问题,闹了起来。校董会本来早已决定,要在普林斯顿大学本部建立一座研究生校舍,其地址就在校园之内物色。有一位捐款人屈莱契先生,表示愿意捐助50万美元建筑校舍,不过附带了一个条件:钱的使用必须由研究生部主任韦斯特先生作主,由他来决定校舍盖于何处。而韦斯特先生久已不满于威尔逊,他要求把研究生校舍建于大学本部之外,以便他自己可以独当一面,摆脱威尔逊之约束。

这样,威尔逊与韦斯特就成了死对头。威尔逊认为,校舍建筑在哪儿是一个政策问题,应该由校长来决定,而不能让校外的一个捐款人来决定,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不是他个人同韦斯特之间的个人恩怨问题。他甚至说:“大学不是由金钱组成的,大学不是由校舍组成的,大学也不是由仪器设备组成的。大学是由学生和教员组成的,在我看来,与其拥有富丽的校舍和设备而把人的因素置于次位,那还不如拥有一批有思想有情操的人而在露天上课。”

但如果按照威尔逊的意见办,那位捐款人将取消这笔50万美元的捐款,校董会内意见分歧,一时作不出决定。威尔逊乘机提出威胁,扬言要辞职,这又急坏了校董会。他们议论道:“威尔逊校长的价值为100万美元,高于50万美元,所以不能让威尔逊辞职。”看来,威尔逊是取得胜利了,但天有不测风云,没有几天,又有一位富家立下了遗嘱,答应捐赠150万美元,其条件也是此款必须完全由韦斯特先生支配。当威尔逊读到这个遗嘱时,他就对妻子说:“完了,我的战斗注定要失败了。”果真,校董会又重新进行了研究,得出结论说,“威尔逊校长只值100万美元,现在外面的捐款有200万美元,已大大超过威尔逊校长的价值,所以必须以200万美元为第一考虑。”

威尔逊的两次争吵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校内的失败却带来了社会上的成功。他的执拗引起了人们极大的注意,特别是引起了一位“总统制造人”的兴趣,此人名叫乔治·哈威,人们通常把他称作哈威上校,是《哈泼斯杂志》的主编。他嗅到威尔逊身上有总统气味,所以决心要把他推到总统宝座上去。普林斯顿大学是在新泽西州的,所以他准备第一步先把威尔逊送上新泽西州州长之位。新泽西州是传统共和党势力范围,多年来没有州长,该州党机器老板詹姆斯·史密斯久想物色一位能击败共和党州长的候选人。哈威上校抓住这个机会,乃极力推荐威尔逊于史密斯,并逐条分析,论证威尔逊必能击败共和党。

史密斯心有所动。他回去就把手下的一批策士招来,说他打算拉威尔逊校长出来当候选人。哪知不提犹好,一提就不得了。他手下的人没有一个不拍案而起,怒曰:“老板,你不是发精神病吗?威尔逊此人一贯宣扬反对老板制度,他一旦掌权,势必要把我们踩在脚下,那时,叫苦也已来不及了。”史密斯说:“那么,你们说吧,谁可以击败共和党呢?”他手下的人立即像斗输了的蟋蟀,谁也不敢作声了。于是,史密斯说:“既然你们提不出任何人,我们总得试一试,我们可以事先与威尔逊达成默契。”

于是史密斯就请威尔逊的一名学生约翰·哈伦写信给威尔逊曰:“史密斯先生打算请你出来任州长候选人,史密斯先生绝没有任何企图要你在政策、措施或人事方面承担任何义务。他仅仅只有这样一个希望:如果你当选州长,你不会反对和打破目前的机器而代之以你自己的机器。”威尔逊马上回答曰:“敬爱的哈伦先生,我以极大的兴趣读了你的信。我完全愿意向史密斯先生保证,如果我一旦当选州长,我绝不会反对和打破目前的机器而代之以我自己的机器。我根本不想建立我自己的什么党机器。只要目前的机构在改革方面给以充分的合作,我是决不会反对目前的机器的。”

史密斯得了这个保证,乃下定决心。1910年7月,新泽西州代表大会开幕,尽管代表们仍对威尔逊不放心,但史密斯采用高压政策,获得了提名的微弱多数。在投票之前,哈威又派人把威尔逊接来,秘密地把他藏在女厕所内,以便万一提名失败,可以偷偷送回普林斯顿,而无损于这位校长的面子。当提名胜利的消息传来后,威尔逊才破厕所之门而出,走上讲台,发表了提名演说。他说:“我将一身轻快,不受任何约束地去进行竞选,如果我能被选为州长,那就该由人民来选上我,而不是由老板们来选上我。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我所要代表的。我们将开始一场战斗,这场战斗是一场长期的战斗,这将是一场反击一切特权阶层的战斗。如果当选州长,我将尽一切力量,为我州人民服务,我不会作为一个党派的头头来为我州服务,我将以作为我州所有人民的仆人的资格来为我州服务,要卫护一切阶级的利益,要促进全体人民的福利。”

作者 bet36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