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急于出师弗兰德,因此忽略了所有其他方面的考虑,包括国内的不满和苏格兰的骚乱。他忙于应付面前的种种障碍,错过了当机立断的时机,御驾亲征毫无斩获。

菲利普利用他不在的机会,长驱直入低地国家,在法内斯战役击败弗兰德,攻陷里尔、圣奥梅尔、库尔特莱、伊普尔各城,似乎充分报复了忤逆的诸侯弗兰德伯爵。但爱德华率领五万英军驰援,足以反败为胜。菲利普发现王国微薄的资源即将消耗殆尽,担心物极必反、泰极否来,法国本身可能遭到入侵。另一方面,英国国王虽然以巨款收买罗马人的国王阿道夫,却没有得到援助。英格兰事态紧急,需要他回国料理。爱德华希望以任何体面的条件结束这场战争,以免分散力量,妨碍他实现更重要的目标。两位国王同病相怜,很快就达成停战,结束了两年的冲突,将他们的分歧提交给教皇卜尼法斯仲裁。

卜尼法斯是最后一位君临世俗君侯的教皇。他沉迷于走火入魔的僭越,试图步武先辈,却不知时移势易,使自己卷入许多灾难。最不幸的一次噩运使卜尼法斯的继承人虽然不肯公开承认,事实上却秘密放弃了干预世俗政权的权力。爱德华和菲利普都不放心教皇的僭越,特意在他们的申请书中增加了一条:卜尼法斯只能以个人身份,而不是任何教皇权力,在双方的同意之下仲裁其分歧。

这个恼人的条款似乎并没有冒犯教皇,他接下来就作出了双方勉强同意的仲裁。教皇让两位国王通过双重联姻巩固他们的联盟:爱德华现在是鳏夫,迎娶菲利普的妹妹玛格丽特。威尔士亲王迎娶法王的女儿伊萨贝尔。菲利普也同意将吉耶纳归还给英国人,他确实没有正当理由占据该地。但他坚持:条约必须包括他的盟友苏格兰及其国王约翰·巴里奥尔,保证恢复他们的自由。双方几次讨价还价后,相互让步,达成妥协。爱德华解除与弗兰德伯爵的联盟,菲利普同样放弃与苏格兰的联盟。英国征服苏格兰、法国征服弗兰德的光明前景压倒了一切其他考虑。尽管双方最后都没能如愿以偿,但就政治利益的原理而论,他们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苏格兰与法兰西第一次结盟就充分证明:弱者盲目依附强者的意志和利益,一向会有什么下场。现在,这个不幸的民族完全被他们寄以最后信托的盟友抛弃,出卖给飞扬跋扈的征服者,不得不在实力悬殊的情况下,英勇地争取自由。

虽然英格兰和古代其他国家一样,非常不适于征服,更不适于保持征服的成果,但苏格兰国力微弱,外援扶之不起,像爱德华这样野心勃勃的君主自然会食指大动。征服苏格兰对他祖国的安全和伟大极有裨益,但他镇抚北方邻邦的工具却未能得人,没有以必要的审慎和节制诱使苏格兰民族习惯他们很不乐意接受的枷锁。瓦恩伯爵健康不佳,返回英格兰,把政务托付给苏格兰官奥姆斯比和财务官科宁斯汉姆。他留下一支不大的军队,保障这些大臣风雨飘摇的权威。科宁斯汉姆唯一的追求就是掠夺不义之财。奥姆斯比以苛刻严厉的性格著称。两人都把苏格兰视为被征服的民族,使苏格兰人过早地认识到他们落入的奴役何其悲惨。爱德华要求所有业主向他宣誓效忠。任何人敢于拒绝或拖延这个表示臣服的仪式,就会遭到放逐或监禁,绝不宽贷。苏格兰民族最勇敢恢弘的精神受此刺激,敌视英国政府,无以复加。

苏格兰西部小业主威廉·华莱士出身旧家、英勇无畏,由是慨然以驱逐外敌、拯救祖国自任,终能冒险犯难、乾坤一掷。华莱士的英勇事迹殊堪敬慕,但由于处决他的英国官吏骄横跋扈,苏格兰人深受刺激,不免在民族传说中有所夸大。华莱士反感当局的苛政,逃入绿林,纠合与他一样流落天涯的逋逃、亡命和英国人公开的敌人,自为首领。华莱士天生神力、意气雄豪、正直慷慨、韧性超凡,能忍受饥饿、劳累、严酷的时令。他的品质很快就在江湖亡命者中赢得了当之无愧的威望,屡获小胜、渐积大捷,谋足以安部属,勇足以寒敌胆。华莱士熟悉本国地形,一旦遭到追捕,可以安全撤入沼泽、绿林、群山,然后集结溃众、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别处。英军措手不及,惊溃奔北,尸横遍野。华莱士的战绩日日相传,同胞的欣慰不下于敌人的恐怖。渴望军事荣誉的人纷纷加入他的行列。他的武功洗雪了苏格兰人顺服地臣于英国人的耻辱。虽然没有一个著名贵族加入他的党派,但他获得了普遍的信任与拥戴,那是单凭出身和财富所不能赋予的。

华莱士连战皆捷、部众用命,决定给英国人致命一击。他计划在斯科尼攻击奥姆斯比,回敬他犯下的暴行与。官得知他的意图,仓皇逃往英格兰。其他英国官吏纷纷效仿。他们的恐惧使苏格兰人非常满意,勇气倍增,全国各地纷纷拿起武器。许多大领主,包括威廉·道格拉斯爵士,公开支持华莱士的党派。罗伯特·布鲁斯也秘密赞助和促进华莱士的事业。苏格兰人挣脱了枷锁,准备联合起来,保卫出乎意料地从压迫者手中恢复的自由。

但瓦恩伯爵在英格兰北部集结了四万大军,决心重建其权威。他兵贵神速,借以挽回以往疏忽造成的损失。苏格兰人就是利用他的疏忽才摆脱了英国统治。他突然进军安楠岱尔,在欧文与敌军遭遇。苏格兰人还没有全部集结,做好防御准备。许多苏格兰人见形势危险,当场臣服英国,重新宣誓效忠,承诺交出人质,保证行为良好,因此过去的忤逆获得赦免。另一些苏格兰贵族,例如苏格兰总管詹姆斯和雷诺克斯伯爵,还没有公开起兵,勉强加入英军,等待时机响应不幸的国人。没有大贵族,华莱士在部众中的权威反而更为充分,仍然不屈不挠。他看到所部实力不足以与敌人一战,就向北进军,借助山野蛮荒的地利。

瓦恩伯爵进抵斯特林,发现华莱士在福斯河对岸的坎姆巴斯肯尼斯扎营。科宁斯汉姆对苏格兰兼有公仇私怨,一再催战。华莱士的谨慎不逊于勇武,为他的部众选择了这个战场。瓦恩伯爵不顾诚实地效忠英国的苏格兰世家子理查德·兰迪爵士的规劝,准备在这里发动进攻。他命令军队在福斯河上架桥,但不久致命的体验就让他明白了自己的错误。华莱士将他认为合适的部分英军放过桥,乘他们来不及列阵时发动进攻。英军大溃,一部分落入河中,另一部分在河边丧命。苏格兰人大获全胜。科宁斯汉姆殒命锋镝。苏格兰人对他衔恨入骨,践踏他的尸体,剥下他的皮作鞍具和腰带。瓦恩见残军已经丧胆,不得不再次撤回英格兰。洛克斯堡和伯维克堡藩篱不固,稍作抵抗就落入苏格兰人手中。

现在,苏格兰人一致视华莱士为拯救者。他在部众的拥戴下,就任苏格兰摄政或监国,位在被俘的约翰·巴里奥尔一人之下。华莱士发现由于战争的混乱和节候不调,苏格兰面临饥馑。他率军南进英格兰,通过回敬敌国,既能因粮于敌,又能报复过去的一切伤害。苏格兰人相信,在这样一位首领统率下,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兴高采烈地响应他的号召。这年冬季,华莱士寇略英格兰北疆各郡,以火与剑将所到之地化为丘墟。他复仇的怒火一直延伸到达勒姆主教区,没有遭遇任何抵抗,满载战利品和荣誉返回苏格兰。这时,英格兰正在治安官和大司马顽强的抗争下陷于混乱,不可能集结足以抵抗敌人的军队,整个国家都蒙受了耻辱和损失。

但爱德华已经与法国停战,在弗兰德获悉这一系列事件后,兼程赶回伦敦。他预备凭借自己的勇武和干练,不仅一雪前耻,还要重新征服苏格兰这块要地。他一直以此为本朝的主要荣誉和成就。他以让步和承诺安抚人民的怨言。他恢复了伦敦市民自行选举法官的权利,这个权利在他父王亨利一朝一度被剥夺。他下令严格调查出征前暴力征发的谷物和其他货物的价值,好像他准备给这些货物的主人付钱似的。他公开宣布确认并遵守,重新赢得了异议贵族的信任。爱德华借助这些收买人心的手法,完全掌握了人民,集结英格兰、威尔士和爱尔兰几乎全部军力,为数近十万众,向北方边境挺进。

作者 bet36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