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伦·布朗·威尔逊(Keren Brown Wilson )博士,是辅助生活养老模式的创始人,有3 0多年的长期护理经验,来自美国俄勒冈州。她不仅是辅助生活模式的首席设计师,还与其他州的政策制定者合作,致力推广、复制这种模式。

她创建了三家辅助生活公司,为美国多个州的2 0 0多个项目提供开发和管理服务,重点是帮助贫困人士,提供专业知识,包括监管分析、日常操作和政策制定。她对利润和非盈利的辅助生活都很有研究,还与许多资金合作,包括医疗补助、税收抵免、国家税收债券、住房开发和社区再发展计划。凯伦是公认的风险和责任管理专家。

在她19岁时,母亲杰茜遭遇中风,半身瘫痪,生活无法自理。当时威尔逊还在大学读书,无法照看母亲,兄弟姐妹也无力照顾,唯有将母亲安排进一所养老院。

55岁的杰茜在养老院一待就是10年,火炉就是她最好的伴侣。“她很穷,所以她要接受医疗救助,这对她来说意味着没有太多选择。”威尔逊解释道。不过,威尔逊告诉母亲,自己正在研究老年学,探讨老年人和养老问题。

“那么,你为什么不做点什么来帮助像我这样的人呢?”母亲杰茜问。这对这位年轻女子来说,是人生的一个决定性时刻。但是,她立下决心,要帮助像母亲这样的人,让他们有尊严地生活下去。

母亲杰茜的想法很简单。她想要的是一所小小的房子,有小小的厨房和卫生间,里面有她喜欢的东西,包括她的猫咪、她喜欢的牙膏和咖啡壶。在这个地方她可以锁上房门、控制温度,拥有自己的家具。没人要她起床,没人关掉她喜欢看的肥皂剧节目,没人让她参加她不喜欢的活动。她会做回自己,拥有隐私和自由,而不是一个睡在病床上的病人。

身为老年病学博士研究生,威尔逊觉得,养老院不可能有母亲想要的东西,因为养老机构每一个细节设计都是为了控制入住者,以保障他们的健康和安全,许多规矩难以改变。

“他们被告知他们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他们真的没有自主权。他们在生活中没有发言权,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威尔逊说。

威尔逊想为低收入的老年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而且允许这些老年人留在家里。但是,她无法从俄勒冈州得到钱来帮助支付这些服务,唯一能接受医疗补助服务的就是那些住在传统疗养院的人。

此外,美国政府认为,如果让老年人把控自己的生活,他们可能会发生意外,不安全。但威尔逊的丈夫迈克尔·德沙恩(M ichaelD eShane)却有不同看法。他也是一名老年学家,他认为他们可以为老年人创造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们觉得生活是值得的。

在成为波特兰州立大学老年学教授后,威尔逊和丈夫一起打拼,他们借了数百万美元,建起了一座楼房。

“没有人真的相信这是可以做到的。没有人认为我们可以在非养老环境下提供护理服务。”威尔逊回忆道,“没有人相信老人们是安全的。我是说,人们相信辅助生活会害死老年人。”

尽管困难重重,他们还是成功了。1983年,辅助生活模式———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威尔逊的愿景实现了,一个新型辅助生活中心———帕克之家终于诞生。

在帕克之家,入住老人自己来决定每天的日程、基本规则以及他们愿意承受和不愿意承受的风险:

如果他们有吞咽问题、没有牙齿、医生吩咐只能吃糊状食物,而他们仍然愿意吃比萨和M&M巧克力豆———好吧,可以;

如果他们的心智已经退化到无法做出理性的决定,那么,他们的家人,或者他们指定的任何人,可以帮他们谈判,了解他们可以接受的风险和选择的条款。

威尔逊的概念被称为“辅助生活”。“辅助生活”的目标就是任何人都不必觉得被机构约束和强迫,尽可能保持独立和自在的生活,需要的时候则能够得到及时的帮助。

这个概念刚一诞生就立即受到抨击。许多人认为这从根本上来说是危险的———关上房门的老人是不是安全?有认知困难症的老人能不能用灶台和刀具?宠物干净吗?地毯怎么免除尿臭味和细菌?要是老人一个劲吃糖导致糖尿病怎么办?

当时的威尔逊也并不能提供一刀切的答案。她要求自己和员工负责探寻保证入住老人安全的方法。

美国政府也在密切观察着他们的实验。当威尔逊的公司在波特兰建起第二个住所、接纳依靠政府资助的贫困老人时,州政府要求威尔逊追踪入住老人的健康、认知能力、身体功能以及生活满意度的变化。

结果显示,入住老人并没有以健康换取自由。他们的身体功能和认知能力都得到了提升———重度抑郁症发生的概率下降了;依靠政府支持者的开销比养老院降低了20%;在健康程度得到保持的同时,老人的生活满意度也提高了。

辅助生活模式不仅为低收入人群提供了统一的服务,而且居住者的健康状况要好于那些住在养老院的人。这种新的老年人护理模式被全美多家主流媒体纷纷报道。

1990年,基于威尔逊的成功,俄勒冈州率先鼓励修建更多类似的老年之家。威尔逊和她丈夫联手复制他们的模式,并帮助其他人复制。后来威尔逊去华尔街寻求资本,她的公司辅助生活概念(A ssisted Liv-ing C oncepts)上市了。

在威尔逊之后,一系列老年照护服务提供商拔地而起,辅助生活一时成为美国发展最快的老年居住形式。接下来的几年,她在美国各地监督了数百个辅助生活设施的建设。

20世纪90年代末,威尔逊离开了援助生活机构,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她以母亲的名字命名该基金会:杰西·F·理查森基金会,用以帮助美国和世界各地有类似需要的老人。

2000年,威尔逊的公司已经从不到100名员工扩大到超过3000人,在美国18个州运营着184所辅助生活机构。

作者 bet36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